世界上真有吃人的树吗#

“这棵原本慵懒得像死了一样的凶残的食人树,突然恢复了它野蛮的活力。那些纤细精巧的卷须,带着饥饿之蛇的愤怒,在她的头顶盘旋了一阵,然后突然打起卷缠住了她的脖子和胳膊,让她无法动弹,就像是受到魔鬼智慧的本能控制一样;接着,她发出了可怕的尖叫,其他人却发出了更可怕的粗野笑声,但他们的声音很快就减小为嘴里的咕哝,因为这时那些卷须正像绿色的巨蛇一样,一条接一条,以野兽般的能量和恶魔般的速度升起又拉回,一圈圈地把那妇女包裹起来,又以残暴的速度和野蛮的力量把她勒紧,就像森蚺勒紧它的猎物一样。”


树竟然能吃人?!

读了上面这段文字,你是不是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?树能吃人,听起来简直是天方夜谭。虽然在《魔戒》、《哈利•波特》等影视作品中,都有类似的树怪形象,但那毕竟是魔幻题材,我们看过也不会当真。

不过,这段文字却是出自一篇探险报告,刊登在1881年的澳大利亚《南澳大利亚记事报》上。作者名叫卡尔•利歇,自称是德国的一名探险家,曾和同伴一同到东非的马达加斯加岛探险。当他们和一队当地的穴居土著姆科多人进入丛林之后,在一条水流舒缓的小溪转弯处,遇到了一棵奇怪的树。

这棵树高8英尺(约合2.4米),有8片龙舌兰一般的长着钩刺的长叶子,在树顶还生有许多绿色卷须,“很有精神地不停挥舞……在空中安静而精细地扭动着”。这时,姆科多人开始进行一种宗教仪式,边唱边从他们中间挑出一名妇女,用投枪的枪尖逼迫她爬上树干。随后,卡尔•利歇亲眼目睹了这棵树吃人的场面,被惊得目瞪口呆。

这份探险报告真实性如何?世界上真的有能吃人的树吗?让我们运用科学知识来一探究竟吧!


奠柏,食人树真身?

如果真的有食人树,那么它的学名叫什么?通过网络搜索,我们会查到一种叫做“奠柏”的植物——

世界上能吃动物的植物约有500多种,但绝大多数只能吃些细小的昆虫。生长在印度尼西亚爪哇岛上的奠柏,居然能“吃”人。真是世界上最凶猛的树了。

奠柏树高八九米,长着很多长长的枝条,垂贴地面。有的像快断的电线,风吹摇晃,如果有人不小心碰到它们,树上所有的枝条就像魔爪似的向同一个方向伸了过来,把人卷住,而且越缠越紧,使人脱不了身。树枝很快就会分泌出一种黏性很强的胶汁,能消化被捕获的“食物”,动物粘到这种液体,就慢慢被“消化”掉,成为树的美餐。当奠柏的枝条吸完养料,又展开飘动,再次布下天罗地网,准备捕捉下一个牺牲者。

当地人已掌握了它的“脾气”,只要先用鱼去喂它,等它吃饱后,懒得动了,就赶快去采集它的树液。因为这种树液是制药的宝贵原料。奠柏虽然凶猛,但终究斗不过人,最后还得乖乖地被人们利用。

看来,奠柏就是传说中的食人树了,原来它真的存在啊!如果你这样想的话,很遗憾,你被骗了。虽然这段描述足以乱真,但是,有了植物学的知识之后,要戳穿这个谎言还是很容易的。


能吃肉的植物

植物中的确有一类食肉植物,因为它们主要捕捉昆虫,所以也叫食虫植物。目前全世界发现的食肉植物共有13科20属600多种,绝大多数都隶属于三个食肉植物科——猪笼草科、茅膏菜科和狸藻科。

食肉植物并不罕见,从热带到寒温带都有分布。在我国南方很多地方(比如广州的白云山和深圳的梧桐山)很容易就能见到茅膏菜科的多种食肉植物,在北京也一直有狸藻生长(虽然数目非常少)。由于这类植物具有这种奇异的特性,它们一向是植物科普的热门题材,也因此被很多人当成观赏花卉栽培。伟大的生物学家达尔文也曾专门研究过这类植物,写成《食虫植物》(1875年)一书。

食肉植物多半都生长在养分贫瘠的石缝、沼泽或浅水中,食肉是它们获取养分的重要方法。但是它们本身仍然可以通过根系吸收矿物质,通过光合作用制造有机养分,如果它们不食肉,通常至多是生长不良,并非必死无疑。所以,食肉植物并不需要进化出像食肉动物那样高超的捕食本领,只要能够对付昆虫这样的小动物就够了。

实际上,它们的捕食本领也的确和食肉动物不能同日而语,最厉害的拉贾猪笼草曾有捕食小型鼠类的报道,这已经是食肉植物的“最好成绩”了。虽然我们不能说,将来一定进化不出能捕捉大型动物的食肉植物,但至少在当下的地球上肯定没有。

茅膏菜捕食昆虫

马来王猪笼草以巨大的瓮形捕虫笼而著名。其捕虫笼可高达41厘米,宽至20厘米。容积可达3.5升,其中的消化液可达2.5升,为猪笼草属中捕虫笼容积最大的物种


谣言传千里

100多年前,卡尔•利歇的探险报告一经发表,便不胫而走,食人树的故事便从澳大利亚传遍了整个世界。很快,在中美洲、南美洲以及其他一些地方,居然也都有了食人树的报告。这些奇闻很快就传到了中国,我国植物学的奠基人胡先先生在1906年到1909年间在南昌洪都中学就读时,教科学的教员就曾对他们大讲特讲食人树。

1924年,一个叫切斯•奥斯本的美国人出了本书,名为《马达加斯加:食人树的国度》,书中更是煞有介事地说,连一些传教士也证实了食人树确实存在,这就让食人树的传言更为人深信不疑了。

直到1955年,美籍德裔科普作家威利•雷才在一本名为《火蜥蜴和其他怪物》的书中指出,不光食人树是编造的,连什么“姆科多人”,甚至卡尔•利歇这个人本身,都是编造的。但是,马达加斯加食人树作为一种和罗斯韦尔外星人、UFO、百慕大三角一样的“世界之谜”,已经成为世俗文化的一部分,无法彻底清除掉了。


添油加醋,神乎其神

在欧美流传的食人树传说中,并没有土著利用树液的说法,那么在我国流传的“奠柏”奇闻为什么会出现了这个细节呢?或许,这是食人树谣言在中国传播的时候,有人用“见血封喉”去附会它的结果。

“见血封喉”是桑科大乔木,分布于东南亚、南亚和我国南方热带地区(在我国数目已经十分稀少,初列为国家三级保护植物,现升为二级),因树中的汁液有剧毒,所以才有了“见血封喉”这个令人生畏的名字,又因当地人常用其汁液涂箭射杀猎物,所以又叫“箭毒木”。见血封喉在马来语中叫pokok ipoh,当地华侨翻译成“怡保树”,据说马来西亚城市怡保就是因之得名。

印度尼西亚爪哇岛也有见血封喉,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国版食人树谣言中食人树的产地变成了爪哇;“奠柏”这个名字,很可能也是由“怡保”变来(闽南语中“柏”的发音和poh十分接近)。而当地人小心翼翼割取见血封喉汁液以作箭毒的做法,则演变成了喂鱼给奠柏树,然后“赶快去采集它的汁液”的情节。于是,一个原本颇具西方探险记录风味的食人树故事,就这样演变成了更为生动曲折的中国版本!

见血封喉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评论审核已启用。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。

跳至工具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