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朵为谁而美丽#

有句古话说:“女为悦己者容。”认为女子愿意为懂得欣赏自己的人去化妆打扮。在植物界中,姹紫嫣红的花朵们衣着华丽,香气诱人,真是像极了“为悦己者容”的女子。但你别误会,这可不是在向人类争风献媚,它们要招待的,是蜜蜂、蝴蝶这些重要的客人。


香气路标

在钢筋混凝土浇筑的都市中,偶尔闯入我们鼻腔的一丝花香,瞬时就湮没在车流和人流的气味之中。不过,对于蜜蜂、蝴蝶等传粉昆虫来说,这些若有若无的香气,就像大海中的航标灯,虽然有时会被巨浪埋没,但最终会把它们引向心仪已久的花朵——可能是草坪上那朵不合群的黄色蒲公英,可能是池塘中那朵刚露尖尖角的荷花,也可能是宅院深处那枝还未出墙的红杏。

在繁花似锦的季节里,除了个别顶级香水调配师,各种花香在大多数人鼻子里就像一锅大杂烩。不过,昆虫的嗅觉可要比我们灵敏得多,它们不仅能够探测到细微的气味,还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最爱。正因为如此,花朵为各自的传粉者量身定做了香气路标。

像玫瑰、月季那种略带甜味的芳香气息是很多昆虫都喜欢的气味,一如香水中的香奈儿五号。在大多数情况下,这类气味都是以芳香的芳樟醇和安息香醛为基底,搭配特殊的酯类(如玫瑰中的乙酸香茅酯)调制而成的。虽然不同植物的调制配方会有所差别,但是“香甜味”表达的基本含义都是相同的——这里有食物(花粉和花蜜),请来用餐。对于嗜好花粉和花蜜的蜂类和蝶类来说,这样的气味是无法抗拒的。尽管蝇类昆虫也会对香甜的味道感兴趣,不过腐烂的味道更能吸引它们。于是,那些需要蝇类传粉的植物,在花香(准确地说应该是花臭)中添加了胺类物质。生活在马来西亚丛林中那臭气熏天的大王花,无疑是这类植物的代表。

香气路标在花朵与昆虫传粉者的联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,但是对于不知五味的鸟类来说,这些路标都变成了垃圾信号。那些靠鸟类传粉的花又是如何跟传粉者沟通的呢?

大王花开花时奇臭无比,靠吸引厕蝇与甲虫为其传粉


个性化的招牌

虽然鸟类的味觉不佳,但是它们的视力好得出奇,特别是对红色极为敏感。所以,依靠鸟类传粉的花朵(如芦荟)干脆省掉了制造香气路标的工作,直接打出了大红色的“招牌”,招徕传粉者。虽然芦荟的每朵花都不是很大,但是把很多花捆绑在一起,做成花序,就能大幅提高“招牌”的视觉冲击。为了让传粉者明确前进方向,很多有气味的花朵(如油菜花和桃花),也纷纷将小花聚集起来,以提升广告效应。

在一些花朵走集约化道路的同时,像百合和玉兰这样的植物则不惜工本制作大朵的花。它们都是可以生长多年的植物,丰富的营养储备让它们在生产花朵时不必过于节约。而一年生的草本植物就不得不精打细算,像向日葵和蒲公英就是将小花合理分工,共享广告收益的典范。我们平时见到的一朵朵向日葵其实是由很多小花组成的——这样的小花集合体被称为头状花序。

在这个花序中,不同的小花有各自的分工。最边缘的小花承担了广告任务,它们没有可育的雌蕊和雄蕊,不能产生种子,但是它们有较大的花瓣,集合起来在花序外周排成一轮,就像一朵盛开的大花,这样就可以保证对传粉者的吸引。与这些边缘小花不同,花序中央的大量小花没有明显的花瓣,但是它们有可育的雌蕊和雄蕊,它们才是真正生育后代的花朵。当传粉昆虫受外轮小花的吸引落在中央小花上时,传粉就发生了。这样一来,只需要小成本的投入就可以换来授粉结实的回报。另一方面,呈圆盘状的头状花序也为传粉昆虫提供了更大的降落和活动平台,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传粉的工作效率。

在把花朵和花序做大的同时,植物还会精心设计这些招牌的色彩。因为不同传粉者对颜色也有着不同的嗜好——蓝色和黄色是蜂类的最爱,褐色则为蝇类所偏好,而蛾类更喜欢白色的花朵。区分颜色的好处是,明确传粉者的行动方向,让它们尽可能地在一种花或一类花上活动,从而增加花粉成功到达柱头的几率。毕竟把桃花的花粉抹在油菜花的柱头上不是什么“上错花轿嫁对郎”的好事,这样会造成花粉和柱头的双重浪费。

芦荟巨大的红色花序没有丝毫气味,因为它要勾引的鸟类传粉者根本不辨香臭,倒不如做大红色“招牌”来得实在


金黄色的午餐

在香气和色彩信号的引导下,传粉者总算到了花朵身旁。可是,面对偌大的花朵和花序,从哪儿下脚又成了问题,毕竟散播花粉的雄蕊个头通常都不会很大。不过,那些寻找食物的蜂类传粉者会径直扑到花粉上。这是因为,大多数花粉的黄色外套是很多昆虫的最爱(穿淡黄色的衣服招虫子就是个很好的旁证)。更重要的是,很多靠蜜蜂传粉的植物花粉所在的部位能强烈地吸收紫外光,在对紫外光极其敏感的蜂类昆虫眼中,这个区域分外显眼,如同我们看白色墙壁上的黑点一般。这样就不难理解传粉昆虫“又稳又准”的降落了。

但是,明确指出花粉的位置会在一定程度上给花朵带来麻烦,毕竟花粉中包裹的都是真材实料的植物生殖细胞。像蜜蜂这样携带“高效花粉收割机”的昆虫,不仅要吃,还要把花粉搬回家,所以在它们的后腿上专门配置了一个承载花粉用的花粉篮。为了让花粉保鲜供长期使用,蜜蜂还在这些“篮子”中抹上了抑制花粉萌发的物质。进入花粉篮,就相当于花粉被判了死刑。无奈之下,一些花朵(如姜花、凤仙花等)开始调整雄蕊的位置,尽量把花粉抹在蜜蜂的背部、胸部等不容易被触及的地方,同时拿出点花蜜作为诱饵。为了花蜜,倒是有不少传粉者心甘情愿地背上了花粉。

金黄色的花粉是许多传粉昆虫的美餐,鲜亮的颜色和紫外光吸收能力,让昆虫一眼就能认出

盗用信号的伪装者

当气味和颜色信号在传粉者和花朵间建立稳固联系的同时,很多植物干起了盗用信号的生意。既能节省花粉和花蜜的制造费用,又能引诱传粉者传播花粉,何乐而不为呢?

兰科植物就是这方面的高手,蕙兰(市场销售的大花蕙兰的宗亲)是其中的代表植物。虽然蕙兰花中空空如也,唇瓣上却长满了深色斑点,相当于打出了“此处供蜜”的招牌。如果有只可怜的蜜蜂不辨真假,钻进蕙兰花中找蜜吃,就只能乖乖地为蕙兰无偿传粉了。除了假“蜜导”,蕙兰还会发出能够长距离传播的香甜气味。如果一株蕙兰开花,整个山头都弥漫着它的香气。如此色香俱全,自然会有经不住诱惑的蜜蜂送上门来。同属兰科的曲唇兰,则在唇瓣上放了两粒黄色的假花粉,面对逼真的模拟信号,传粉者也只有被骗的份儿。

一只上当受骗的蜜蜂, 在散布“蜜源”信号的兔耳兰花瓣上苦苦寻觅

从香甜的气味到个性化的花瓣,从金黄色的花粉到花瓣上的小“雀斑”,无处不透露着植物的智慧。它们精心装扮自己的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吸引传粉者把花粉送到合适的柱头上,而这些艳丽的色彩和馥郁的香气正是花朵指导传粉者行动的“摩尔斯电码”。在外出踏青之时,你不妨也留意一下,说不定还能发现更多的花朵美丽密码呢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评论审核已启用。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。

跳至工具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