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生物武器被称为“穷人的原子弹”

跳蚤之类可携带致病微生物的昆虫很容易培养,繁殖研制门槛低

生物武器与化学武器的最大不同就在于生物武器的传染性,在适宜的气候条件下,少量生物战剂的蔓延扩散就能造成大量的人员、动植物因流行性疾病而死亡或受到严重的伤害。作为生物战剂的病原体多数是烈性传染性致病微生物,其毒力大,感染剂量小,少量病原体侵入机体就可感染发病。据报道,A型肉毒毒素的呼吸道半数致死浓度仅为神经性毒剂维埃克斯的3%;一个人仅吸入一个Q热立克次氏体,就可能引起Q热感染;在适宜条件下,1克感染Q热立克次氏体的鸡胚组织,分散成粒径为1微米的气溶胶粒子,就可使100万以上的人受染;12个被鸟疫衣原体感染的鸡蛋,就可感染全球居民。患者及疑似患病的人或动物对环境构成极大威胁,在缺乏严密防护、人员密集、平时卫生条件差的情况下,病原体很容易传播、蔓延,引起传染病流行。

立克次氏体等多种致病微生物可通过蜱虫等昆虫传播

多数病原体在外界环境中对各种不利条件有较强的抵抗力,一般生物战剂气溶胶存在的持续时间达到数小时,在各种物体表面能生存数天。有些生物战剂,在适宜的自然环境中,可生存较长时间。例如,霍乱弧菌在20℃井水中,可以存活40天以上;炭疽杆菌芽孢在土壤中可以存活10年以上;带菌的媒介昆虫与鼠类,传染性可以保持数天乃至数月。

培养微生物或媒介昆虫,一般不需要十分严格的条件,所用的培养基价格也很便宜,来源广泛,容易获得。大量生产时,所需的仪器设备也比较简单。据1969年联合国化学生物战专家组统计,以当时每平方千米导致50%死亡率的成本,使用常规武器的成本费为2000美元,核武器为800美元,神经性毒剂为600美元,而使用生物武器仅为1美元。而且生物武器还有选择性杀伤的优点,可以通过注射疫苗的方式,保护生物武器攻击方的人员不被传染,从而对无防备的被攻击方进行单向杀伤。由于研制原子弹需要极其复杂的技术与高昂的投入,而生物武器基于其传染性也起大规模杀伤性作用,所以生物武器便有了“穷人的原子弹”之称。

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标志。从左至右分别为:核武器、生物武器、化学武器